南京周边放生最佳地点在哪里,南京渔民捕获1米多长“胭脂鱼王”已就地放生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3-12-09 浏览:271次

一、龟放生有何讲究和忌讳

1、本报讯南京市渔政支队2日发布消息,南京渔民近日捕获一条胭脂鱼,体长达1米,重达5公斤,是近年长江南京段出现的最大胭脂鱼。胭脂鱼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生长缓慢。

2、“10月29日,我划捕蟹船在长江捕鱼,收网时感觉渔网剧烈震颤。折腾好大一会儿,才把网拉出水面。”发现胭脂鱼王的捕蟹船船主张银发介绍,自己常年在南京长江二桥下游三江口水域从事作业,以前也捕到过胭脂鱼,但捕获这么大只的还是头一次。“这条胭脂鱼全身通红,足足有半人多高!”

3、南京市渔政处负责人介绍,胭脂鱼属亚口鱼科,也是迄今所知的亚口鱼科分布于中国唯一的鱼种。胭脂鱼在长江上、中、下游皆有,但以上游数量为多,由于捕捞过度等原因,野生状态个体数量逐年下降,长江南京段出现如此大只的胭脂鱼,非常罕见。渔政执法人员现场对“胭脂鱼王”进行初步检查后,认为鱼体没有丝毫体表伤痕,考虑到鱼体巨大,无法安全救助运输,已就地放归长江。

4、高声唱香赞、念诵经文、以独特的宗教形式悼念遇难者

5、大菩文化江苏讯2015年12月13日,是国家第二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届时,中日韩三国佛教界共同举办的公祭和平法会,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以经声佛号告慰数十万罹难同胞,祈愿世界和平,逝者安息!

6、法会期间,清凉寺慈悲放生活动,理海法师为大众作了题为“和平时代的铭记”的开示,将放生功德回向给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的众生,回向给为拯救民族危亡而舍生取义的烈士,告慰逝去生命民众的在天之灵,与世界各国人民一起铭记这段沉痛历史和深重灾难,坚定不移地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祈愿世界干戈永息,和平久驻。

7、83载光阴荏苒,一切都在发生,一切也都将过去,历史的长河滚滚前行,我们站在河岸边看世事变迁,无法阻挡,唯有纪念,让历史助推我们更好地向前。主法法师带领居士信众

8、据了解,2003年12月13日,中日僧人和部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在馆内遇难同胞名单墙前举行世界和平法会,这是首次以宗教形式在遇难同胞祭日举办悼念活动,至今已连续举办11年。佛教信徒以独特的宗教形式悼念遇难者,祈求和平。

9、南京清凉寺2015年慈悲梁皇宝忏洒净起忏

10、南京清凉寺盂兰盆节梁皇宝忏法会圆满举行

南京周边放生最佳地点在哪里,南京渔民捕获1米多长“胭脂鱼王”已就地放生

二、厦门哪里可以放生鱼

1、--------------------------------------------------------------------------------

2、《世界宗教文化》2005年第2期

3、“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提起历史上的南京佛寺,相信每个人都会吟诵起杜牧的这首千古名篇《江南春》。的确,佛教自东汉末年传人南京,南朝时各朝先后建都于此,由于统治者的提倡,南京佛教盛极一时,成为全国重要的佛教中心,佛寺多达700余所,“南朝四百八十寺”为当时南京佛教、佛寺繁盛的形象说法。南朝以后,南京政治地位下降,佛教时有兴盛,断续发展,但已远不及南朝,佛寺数量大减。到了明代,南京先后作为首都和留都,政治地位提高,再次成为全国的重要佛教中心,佛寺大量修建,为南朝以后又一高峰。

4、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为明人葛寅亮所编著《金陵梵刹志》。葛寅亮,字水鉴,号屺瞻,明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进士,先后任福建提学参议、湖广提学副使,寻授南京礼部祠祭清吏司郎中。明朝制度,礼部“掌天下礼仪、祭祀、宴飨、贡举”,祠祭司“分掌诸祀典及天文、国恤、庙讳之事”,“凡天文、地理、医药、卜筮、师巫、音乐、僧道人,并籍领之”(《明史·职官志》)。可以说,南京佛教、佛寺之事正是葛寅亮主管诸务中的一项。其时,南京佛寺中制度涣散,寺田流失,佛寺萧条,颇不利于佛教的维持和发展,也影响了封建制度的巩固。葛寅亮到任后,将具备规模的佛寺按照“就近”原则,分为大、次大、中、小几种类型,以大寺统次大寺、中寺,次大寺、中寺统小寺,实行严格统属管理。他清田定租,“先朝之赐田以赡缁流而久夺于豪右者,皆悉力复之”(《苍霞余草》卷1《宪使屺瞻葛公颂德碑》),并拘集佃户确定寺田租额。他主持订立佛寺各项制度,包括行政管理制度、经济管理制度、教育制度等。为了巩固和记录改革成果,他编集《金陵梵刹志》,详载各佛寺类型、位置、沿革、殿堂、公产、艺文、制度等。因此,《金陵梵刹志》是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最详细者,其权威性、可信度相当高。

5、那么,《金陵梵刹志》究竟登载了多少佛寺呢?其凡例称共登载大寺3所、次大寺5所、中寺32所、小寺120所,计160所。但是,根据我们的统计,该书实际上登载大寺3所、次大寺5所、中寺38所(上、下瓦官寺,原文作一所,实为二所)、小寺130所,计176所。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金陵梵刹志》于万历后期编集,当时登载160寺;不久,葛寅亮“适请告去”,未能刊行;天启年间,他任南京尚宝司卿,为《金陵梵刹志》作序刊行,又对登载佛寺稍作增补,但凡例中的相关内容未遑修改,以致矛盾。《金陵梵刹志》登载的佛寺及其在书中的卷数,请看附表:

6、另外,该书卷53在介绍各寺公产时,又补充了有寺田的4所佛寺,即窑墩庵、西坟庵、清溪庵、万松庵。这样,《金陵梵刹志》登载佛寺应为180所。

7、《金陵梵刹志》作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左右,其所登载180所佛寺大体反映了当时南京存在的佛寺情况。另外,该书卷2《钦录集》洪武二十一年条记载,明初在凤台门附近有罗汉寺;洪武二十一年条记载,明初在南关外有百福寺;卷33罗洪先《冬游记节文》记载,明中期在凤台门外祝禧寺附近有万岁寺。

8、总计,《金陵梵刹志》中有名称的明代南京佛寺共183所。

9、在其它一些史籍,包括南京的各种方志、野史笔记、明人文集、高僧传等,以及最近考古发掘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明代南京佛寺的名称,共计24所。明代南京佛寺的总数,由于资料缺乏,回答这一问题相当困难。但是,我们可从以下两个方面对它作一估计。其《金陵梵刹志》中记载有万历后期南京大、次大、中、小佛寺约180所,另有“最小不入志者百余”(《金陵梵刹志》凡例),加上其后所建,则至明末南京佛寺起码应有300所。

10、《金陵梵刹志》所载及其所谓的“最小不入志”的佛寺中不知是否包括那些私创佛寺。众所周知,明代一直不允许私创佛寺。万历十三年(1585年)正月,明神宗先是“诏毁天下私创庵、院”,数日后又令停止执行,“仍禁以后不得私创,犯者重拟”(《明神宗实录》卷。这样,就默许了那些私创佛寺的存在,也为私创佛寺的进一步出现提供了条件。如果所谓的“最小不入志”佛寺即是这些私创佛寺,则明代南京佛寺总数也就是上面所估计的300所左右。


参考资料

标签:

Copyright © 2022-2030 安徽代放生中心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